助理教授

Dr. Malissa Kay Shaw (蕭玫凱)

1. 輔助生殖科技經驗

輔助生殖科技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ARTs) 不是與生俱來的醫療工具,而是特定於文化的人工製品,它們是由使用它們的環境所塑造的。運用此輔助生殖科技的概念化(或綜觀生物醫學科技)基礎,我進行了為期10個月的臨床民族誌研究,探討了夫妻和醫務人員對於哥倫比亞波哥大兩間生殖醫學診所使用輔助生殖科技的看法。在我進行這項民族誌研究之前,拉丁美洲對輔助生殖科技的研究相當有限,而哥倫比亞在此之前尚未有人進行過輔助生殖科技議題的研究。

我的研究發現,在一個對於生殖醫學專家的法律監管相當有限的環境底下,基於私人醫療的本質,生殖醫學專家之間的競爭相當激烈,且缺乏合作。這些因素為醫療專業人員和病人在各自判斷自己於醫療行為中的位置的過程中,帶來了限制,但同時也給他們帶來了機會。

透過對於婦女不孕治療經驗的追踪、整理與分析,我探討了婦女的知識是如何經由包含了具身性的、個人知識和權威的醫學專業知識的生產能力領域,在無數次的建立與重新協商之中產生的。婦女以積極和消極的方式適應醫療專業人員、治療過程和社會規範的約束,以創造和維護其不斷變化的能動性。在這些過程中,他們不斷地反思和重新協商他們在治療過程中以及在更廣泛的社會生活中的立場與位置。

本研究借鑒於全球探討輔助生殖科技之中的能動性的議題之相關文獻並試圖為這個領域的文獻做出貢獻,特別是針對將能動性視為一個由輔助生殖科技所面臨的約束共同建立的過程,我提出了兩個關鍵論點: 第一,能動性在哥倫比亞輔助生殖科技診所被定義為反思和重新談判,而不是發生在一個單一的反思與重新談判的時間點。第二,這個協商過程是受約束的,但不被遏制(contained)的。換句話說,能動性是一個既向後看又向前看的過程。婦女和夫婦針對治療過程以及他們所遇到的種種限制進行協商,在此過程中他們將不同的個人歷史和具身性的知識納入協商過程中,並將他們的輔助生殖科技治療經驗運用於他們生活的其他方面,為超出臨床範圍的各種限制進行協商。

研究文章發表:

Shaw, M.K. (2019) Doctors as moral pioneers: Negotiated boundaries of assisted conception in Colombia, Sociology of Health and Illness. [Full Text] 

Shaw, M.K. (2018) The familial and the familiar: Locating relatedness in Colombian donor conception, Medical Anthropology: Cross-Cultural Studies in Health and Illness 37(4):280-293. [Full Text]

Shaw, M.K. (in progress) Embodied Agency: Experiences of objectification in assisted conception, to be submitted to Body & Society




2. 對於幹細胞研究與治療的認知

醫療專業人員對幹細胞研究和治療的認知對學生學習的影響

本計畫由長庚紀念醫院(CDRPG3H0021)資助,探討醫療專業人士對臺灣快速發展的幹細胞研究與治療領域的不同感知,以及他們的感知如何影響醫學生及受訓者的學習。這是一項多階段質性研究,它將針對醫療專業人員、醫療相關學生、患者和捐贈者對於幹細胞研究的看法進行系統性的文獻回顧(該文獻回顧的議定書已於Prospero注册,CRD42018103627);對幹細胞研究和治療領域的專家以及從事幹細胞治療的醫療專業人員進行半結構式訪談;觀察有關幹細胞的課堂和臨床培訓;並與接受過與幹細胞治療相關培訓和臨床培訓的醫學生和受訓者進行專題小組討論。

本研究的目的不僅在於幫助我們更廣泛地瞭解不同群體對幹細胞的感知以及影響幹細胞感知的因素,還在於幫助我們瞭解醫學界如何接受新興生物醫學發展並將其納入學習活動之中。這項研究還將透過探索教育者和臨床醫生傳遞給學生的資訊中,關於幹細胞的潜在或隱含的概念,揭示『隱藏課程』的概念,

研究文章發表:
Shaw, M.K., Babovic, M., L.V. Monrouxe (2019)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students’, patients’, and donors’ perceptions of stem cell research and therapy: A synthesis review protocol, BMJ Open 9:e025801. [Full Text]





3. 婦女的婦科常規檢查經驗
預防性婦科篩檢的醫療化不足:  台灣婦女與婦科醫師的常規性骨盆腔檢查經驗

臺灣在孕產婦篩檢和生育習俗過度醫療化與預防性婦科篩檢醫療化不足之間存在著差異。一些特定的醫療介入措施(如基因性疾病遺傳、輔助受孕和子宮內胎兒手術)被賦予比其他其他介入措施更高的科技官僚價值。無論是過度介入或有限的照護,對婦女的健康都有著直接的影響。儘管臺灣政府採取了措施以增加婦女健康預防性篩檢的落實率(特別是針對子宮頸癌篩檢)但質性研究發現,婦女健康預防性篩檢仍然未被某些特定社會階層的婦女規律地並適當地使用。

本研究由中華民國科技部資助(108-2410-H-038-003),旨在探討臺灣女性進行骨盆腔常規檢查的經驗,為這一現象提供一個質性的、經驗性的維度,同時探討導致婦女醫療過度醫療化與醫療化不足之間存在差距的原因。從理論上講,這項研究將對於醫療化的辯論有所貢獻,並補充對於醫療化現象尚待探索的新一層面 —— 一個對於醫療化不足的關注。此外,以女性的個人經驗為視角來探討這一現象,我將為改善臺灣醫療體系的醫療慣例與習俗提供見解,示範我們將可以如何通過現有的基礎建設更好地滿足患者的需求,並且點出還有哪些適應措施是達成更好的健康成效所需的。

這是一項由不同階段組成的質性研究,其中包括:在婦產科病房內,與婦產科醫師、婦產科護理師以及婦女健康相關組織成員進行半結構式訪談、與多元背景且曾在台灣經歷過骨盆腔檢查的婦女進行深入訪談、以及針對骨盆腔檢查進行質性觀察。